我的根在青藏高原

  2010-04-08 16:01:19  

???????????????????????????????????????? ——记西藏自治区地质矿产斟查开发局总工程师多吉
??????我出生于和平解放西藏后的第二年,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我在亲历着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中长大。我能成为一名光荣的科技工作者,完全是党的培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多吉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
????? 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统治下的旧西藏,根本就谈不上“科学”二字,山里的农奴孩子更没有受教育的权利。而今,大山里走出的孩子,何以能成长为工程院院士?用多吉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能成为一名光荣的科技工作者,完全是党的培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
????? 在党的培养下,同众多翻身农奴中的高原儿女一样,少年多吉怀着对党的无比感激之情,克服家庭清贫、山区偏僻、山路崎岖、气候恶劣等重重困难,1974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成都地质学院(现为成都理工大学)区域地质及矿产开发专业学习。1978年毕业后分配到被国务院命名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高原英雄钻井队——西藏地热地质大队,从事地质勘查和研究工作,一干就是25个春秋。1987年被派往意大利比萨国际地热学院专门学习地热勘查技术一年,接着又到美国加州劳伦斯国家实验室学习地热资源评价及热水矿床的形成机制。
????? 多吉没有辜负党和政府的期望。近年来,他把所学知识与地质勘察实践紧密结合起来,不断探索,不断创新,不断实践,在西藏地热资源勘查与开发、矿产地质等领域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卓著成就,也获得了一项又一项的殊荣,迅速从一名普通的地质技术人员成长为国内外知名的地热专家和中国工程院院士。
????? 我的根在西藏
????? 多吉热爱科学事业,更热爱祖国。在美国学习期间,有不少美国学者和导师很欣赏他的钻研精神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尤其青睐他来自于雪域青藏这一地质宝地的“天缘”,劝他留美工作。面对美方专家盛情邀请,面对国外优越的工作条件和丰厚的待遇,他还是毅然谢绝了,并对美方专家说:“我的根在家乡,青藏高原是从事地质科研最理想的地方,祖国需要我到那里奋斗。”
????? 科学研究的可贵之处在于创新,只有不断创新不断超越才有建树。20世纪90年代以来,多吉在地热勘查领域脱颖而出,迅速成长为一名专业技术方面的“领头羊”。羊八井地热田是我国最大的地热田,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勘探研究工作还局限于羊八井盆地内的浅层热储,90年代开始对深部热储及盆地图像进行论证,初期的勘查论证工作虽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没有重大突破。多吉根据自己渊博的学识及丰富的实践经验,提出了羊八井有可供开采的高温流体存在的新观点,并在日后的热田勘查实践中得到了进一步证实。1996年他担任了羊八井ZK4001高温深井的设计、勘探的技术重任。他在认真研究羊八井盆地跨度达20年的地热地质资料,反复分析论证的基础上,大胆提出了变质杂岩体中年轻融熔型岩浆上形成高温地热系统的新理论。
????? 这一理论运用于实践,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ZK4001高温深井施工中,遇到了特大井喷、深层热储温度高、地层极为破碎、深部特大井漏等前所未有的技术难题。他凭借着大山一样的顽强毅力,对所出现的问题随时提出了正确的解决办法和对策。最终这口深井获得了单井发电潜力超过万千瓦级的高产地热流体,单井汽水流量达302T/h。其流体具有不结垢、热焓值高、产量稳定等诸多优点,是世界上少有的地热高产井之一,也是我国目前温度最高、流量最大的可采地热井,结束了我国没有单井产量万千瓦级地热井的历史。
????? 他与中国科学院其他专家一起完成了西藏主要热田含铯硅华地质调查、铯硅华矿床形成地质条件研究项目,以及西藏高温地热流体地球化学研究课题,为在西藏首次发现具有巨大资源潜力的新型铯硅华矿床和我国高温地热流体地质化学研究领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奠定了基础。
????? 走遍青山绘宏图
????? 近30年来,在西藏地质行业以“吃苦耐劳”而闻名的多吉,从藏北无人区到藏南高山峡谷,几乎走遍了西藏的山山水水。2003年,多吉担任自治区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程师后,抽出更多的精力来研究西藏地质勘查工作的宏观理论与大型地勘项目立项的前期论证与准备工作。2005年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参加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西藏代表团审议时接见了多吉。2005年,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参加自治区成立40周年大庆亲临拉萨时接见了多吉,并指出,“地质矿产工作对西藏经济发展很重要”。2006年西藏自治区“十一五”发展规划把矿产业列为五大优势支柱产业之一。中央领导同志对西藏矿产业的关心和西藏矿产业发展的前景,更加鼓舞着多吉孜孜以求,开拓进取。他说,“通过几代地质工作者的努力,西藏完全有望成为中国未来有色金属生产基地和储备基地。因此,我目前的主要精力用在回答三个问题上:青藏铁路通车后,特别是‘十一五’期间西藏地矿产业能否达到作为西藏支柱产业的目标?西藏能否成为中国有色金属的储备和开发基地?生态环境脆弱的西藏地区,怎么做到开发与保护并重?”多吉所考虑的问题正是未来西藏地勘事业发展的宏伟蓝图。
????? 围绕着这一蓝图,多吉在夜以继日地工作着,有一批大型地质矿产项目在他的牵头和参与下正在或即将付诸实践:其中,2003年,他申报的《西藏优势矿产勘查与开发》项目,被列为国家“十一五”规划中西藏地勘工作总的核心内容;已完成西藏自治区科研项目《西藏雅鲁藏布江缝合带西段热泉型金矿找矿靶区研究》,实践证明,运用其理论成果找矿,效果非常好,目前西藏最大的阿里沙金矿的发现就是该理论的成功运用。2004年,他承担的国家“973”项目中的子课题《雅鲁藏布江结合带西段成矿地质条件及金属矿产类型研究》,首次在我国版图上测量出41亿多年前的锆石年龄;完成了自治区科技厅与地矿厅联合项目《西藏矿产资源区划及资源预测研究》,申报了国家重点科技项目《西藏自治区优势矿产种快速定位预测及开发利用环境保护关键技术综合研究》。目前正在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西藏马柚木金矿成因研究》。他与有关专家合著的论文《西藏重点含铯硅华区成矿地质条件及提取试验研究》在第三十届国际地质大会上交流,并以中英文两个版本在国外公开发表,其研究成果获原地质矿产部找矿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主编的《西藏自治区当雄县羊八井地热田北区深部资源开发性勘探报告》获国土资源部储量报告二等奖;《西藏自治区当雄县羊八井北区深部开发性勘探zk4001勘探报告》获原地质矿产部找矿二等奖。
????? 这些项目的立项与研究,在很多领域填补了国内及世界地质科学理论和实践的空白,其中有些项目的研究成果已转化为实践成果。2005年,自治区地勘局地勘经济实现了总产值超3亿元的可喜成绩,多吉为此付出了辛勤的汗水。通过他和同志们的努力,一批大型矿产地质项目正在或即将付诸实施,这为西藏重点产业的发展,打造中国有色金属储备基地和生产基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荣誉不是最终目标
????? 多吉作为一个知名学者、响当当的工程院院士,常常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地与普通职工打成一片,在高海拔的野外一线,一步一个脚印地把“老西藏精神”和地勘系统“三光荣传统”化为自己的自觉实践。在学术领域,他精益求精,开拓创新,甘当阶梯,通过传、帮、带等多种形式,造就了一大批西藏地质专业的本土人才。
????? 多吉在本职岗位上时刻模范履行党员义务,带头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带头贯彻执行新时期西藏工作的指导方针,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带领西藏地质勘探领域的广大工作人员,苦心钻研,取得了累累硕果,使西藏地勘工作取得了多项全国乃至世界地质前沿科学理论与应用成果,为推动西藏经济发展,维护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也在世界地质科学领域为祖国争得了荣誉。多吉用他无华的语言和实在的行动,在地勘界和广大群众中树立了一名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塑造了一位党的高级知识分子可亲可敬的形象,深受群众和地质工作者的称赞。他先后荣获西藏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杰出科技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并当选为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能源学会常务副理事。
????? 事业没有止境,荣誉不是最终目标。面对这些荣誉,多吉时常动情地说:“我一个大山里出来的孩子,一切荣誉受之有愧。今后只有更加努力地工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地热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才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厚望。”连绵起伏的山峰,滚滚流淌的地热,散布于雪域高原的诸多优势矿产资源——这些都是多吉拼搏的广阔天地。党的培养,国家的重托,人民的支持,更加鞭策着他用自己的智慧和胆识,努力去开发青藏高原丰富的地质矿产资源,为推动西藏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

?